拖延是冲动进化副产物

拖延是冲动进化副产物

时间:2014-04-16 13:52 来源:环球科学(huanqiukexue.com)

“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拖延过,但我们想知道为什么一些人更容易拖延,并且为什么那些拖延的人似乎做事草率不经思考”

  

拖延是冲动进化副产物
(图片来源:Credit: ? Mushy / Fotolia)
 
 

本研究的作者,来自科罗拉多大学波德分校的心理学家Daniel Gustavson解释说,“回答以上问题将会对我们认识拖延是什么,为什么会发生拖延以及如何减少拖延提供启示。”        

 

冲动有其进化上的意义:我们的祖先向来追求即时的回报,因为未来总是充满了不确定性。而另一方面,拖延则可能出现于近期的人类历史。在现代社会中,我们需要同时为未来的多个目标做准备——当我们冲动起来而倾向于忽视长远的目标时——我们通常会拖延。    
 
在以上的情境中同时考虑这两种特质,你会发现“那些总是拖延的人通常也是非常冲动的”这一说法似乎是符合逻辑的。许多研究都发现了拖延和冲动之间的正相关,但其背后的认知、生物和环境影响尚不清楚。        
 
理解特质之间相关的最有效方法就是研究人类双胞胎。同卵双生子(两者共享100%的基因)通常会比异卵双生子(两者仅共享50%的基因,与一般的兄弟姐妹相同)表现出更多的行为相似性。利用这种遗传差异,研究人员试图理解基因和环境对特定行为(如拖延和冲动)的相对影响。        
 
Gustavson和他的同事让181对同卵双生子和166对异卵双生子完成了几项调查,这些调查考察了他们的冲动和拖延倾向,以及他们能够建立和维持目标的能力。        
 
研究人员发现,与冲动一样,拖延也是可以遗传的。不仅如此,拖延和冲动之间还具有完全的遗传相似性,即没有一种遗传影响仅对其中一种特质起作用。这项发现表明,从遗传的角度来说,拖延是冲动的进化副产品——只不过相对于远古社会,现代社会中拖延发生得更为频繁。        
 
此外,拖延和冲动之间的联系同时与人们的目标管理能力存在遗传关联,该结果支持了这样一种观点,即拖延、冲动行事和目标达成失败这三者共享相同的遗传基础。        
 
Gustavson和他的同事目前正在考察拖延和冲动与更高级的认知能力(如执行功能)之间的关系,以及相同的遗传影响是否与日常生活中其他方面的自我调节能力相关。Gustavson总结道:“更多地了解拖延的机制也许能够帮助我们研发出干预措施来防止拖延,同时能够帮助我们专心工作,克服那些根深蒂固的易受干扰的倾向。”
 
(翻译:崔卓娅   审稿:顾卓雅)
 
原文链接:http://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14/04/140407101718.htm

 

全球约700万人死于与空气污染有关疾病

全球约700万人死于与空气污染有关疾病

时间:2014-04-03 10:05 来源:环球科学(huanqiukexue.com)

据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估计,2012年,有700万人死于空气污染。

  

全球约700万人死于与空气污染有关疾病
 
这一结果表明,罹患心脏病、呼吸系统疾病以及癌症与空气污染有关。
 
在世界范围内,每有8个人死亡,就有1人的死因与空气污染有关,这使得空气污染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单一性环境健康风险因素”,世卫组织说道。
 
世卫组织发现,在东南亚地区和西太平洋地区,就有近600万人死于空气污染。(译者注:世卫组织将其成员国划分为6个地区,东南亚地区和西太平地区人口各占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中国属西太平洋地区。)
 
世卫组织称,(2012年)约330万人死于室内空气污染(indoor air pollution),260万人死于室外空气污染(outdoor air pollution)。他们大多居住在这些地区的中低收入国家中。
 
“沉重的代价”
世卫组织公共健康与环境司(Public Health and Environment Department)司长玛利亚·内拉(Maria Neira)说道:“空气污染的风险远远超过我们之前的想象,尤其是,它会提高罹患心脏病和中风的风险。”
 
“现如今,空气污染已经成为了全世界人们健康的最大威胁。”
 
“证据表明,我们需要共同行动,以净化我们呼吸的空气。”
 
世卫组织称,减少空气污染可以拯救数百万人的生命。
 
世卫组织家庭、妇女和儿童卫生部(Family, Woman and Children’s Health)助理总干事弗拉维尔·布斯特里奥博士(Dr. Flavia Bustreo)称:“净化空气不仅能够预防非传染病,还可以减小妇女和易感人群(包括儿童和老年人)的患病危险。”
 
“生活贫困的妇女和儿童受到室内污染的影响更大,因为他们使用柴灶和煤灶做饭的时间更长,会吸入更多的油烟。”
 
“强有力的精确数据”
世卫组织评估发现,绝大多数因空气污染造成的死亡与心血管疾病有关:
 
室外空气污染造成的死亡有
 
心脏病:40%
 
中风:40%
 
慢性阻塞性肺病:11%
 
肺癌:6%
 
儿童急性下呼吸道感染:3%
 
室内空气污染造成的死亡有:
 
中风:34%
 
心脏病:26%
 
慢性阻塞性肺病:22%
 
儿童急性下呼吸道感染:12%
 
肺癌:6%
 
乔·艾瑞斯(Jon Ayres)是英国伯明翰大学(University of Birmingham)环境与呼吸系统医学的教授,他说我们需要严肃对待这个调查。
 
“这份对室外空气污染造成的影响的估计,是目前可得的,最可靠稳健最准确的,”艾瑞斯说道。
 
世卫组织的估计基于:
 
卫星数据
 
地面监测
 
污染物空气扩散的模型
 
污染排放数据
 
(翻译:张哲   审稿:黄安娜)
 
  原文链接:http://www.bbc.com/news/health-26730178

 

国际合作伙伴的祝福

国际合作伙伴的祝福

时间:2014-03-28 13:35 来源:环球科学(huanqiukexue.com)

《环球科学》创刊100期之际,我们的国际合作伙伴《科学美国人》公司、自然出版集团、麦克米伦科学和教育集团,以及《科学美国人》德国、西班牙、俄罗斯等国际版本,纷纷发来了祝福。

  

国际合作伙伴的祝福 
玛丽埃特·迪克里斯蒂娜

《科学美国人》主编
 
   《科学美国人》纽约办公室向《环球科学》的朋友们问好,并祝愿你们100期快乐!我们非常钦佩中国同事为制作每一期《环球科学》所付出的热情与努力,也为这样一个高质量的中文版本感到由衷赞叹。尽管相隔万里,但我们对科学都怀有同样的愿景——那就是促进人类繁荣,让每个人都拥有更好的未来。

    感谢《环球科学》将科学与技术的前沿信息传递给中国读者。能够与你们一同工作,我们感到非常荣幸,愿《环球科学》在今后的道路上取得更大的成功!

 国际合作伙伴的祝福
 

 
国际合作伙伴的祝福
迪安·桑德森
自然出版集团高级副总裁、商务总监,曾任《科学美国人》全球副总裁。他在2005年底直接促成了《科学美国人》与《环球科学》的国际合作,并成为《环球科学》长期的朋友与伙伴。
 

     2004年,我第一次来到中国。那时我怀揣着一个艰巨的任务:为《科学美国人》寻找一个新的版权合作伙伴。那一年,我先后三次造访中国,拜访了很多出版商,这片土地令我激动万分,我看到中国的市场正在经历快速发展和转型。
 
    《科学美国人》——这一在美国拥有最悠久连续出版历史的杂志,与中国有着非常深厚的渊源。早在1978年,我们就和中国科技部合作出版了《科学》杂志,这是中国第一份版权引进的杂志。与中国科技部的合作让我们倍感自豪,但2004年,我们决心寻找一个新的商业出版伙伴,以便更快扩大《科学美国人》在中国的影响人群,同时增加更多有价值的中国本土报道。
 
    幸运的是,我在2005年结识了陈宗周先生。很快我就发现,他正是我要寻找的那个人。
 
    陈宗周先生在中国已经开创了极为成功的媒体事业,他对于合作出版《科学美国人》新的中文版本——《环球科学》,饱含信心,并且做出了明确的规划。过去的8年间,陈先生和他的优秀团队,带领《环球科学》取得了巨大成功,也验证了他当初的预言。在此,我为《环球科学》里程碑式的第100期送上最诚挚的祝贺。
 
    能寻觅到陈宗周先生这样一位有能力的合作者,是我的荣幸;而更令我感激的是,陈先生还让我看到了现代中国我不曾了解的一面:当我第一次造访陈先生位于重庆的办公室时,这座建于两江沿岸、造有全新摩天大楼的城市带给我强烈的惊奇感。我此前从未意识到,在中国的城市里,也能看到无异于曼哈顿的景观。后来,我又认识了磁器口,造访了火锅店,很快,我就与这些充满了迷人特质的城市熟稔起来。就是在那里,我学会了一句或许最为重要的中国话:干杯。
 
    所以,陈先生,以及《环球科学》的所有同事,让我们一起干杯!
 

 


 
国际合作伙伴的祝福
刘B
麦克米伦科学和教育集团(《科学美国人》的母公司)亚洲区董事总经理
 
    祝贺《环球科学》创刊一百期!作为全球历史最悠久、影响力最深远的科普杂志《科学美国人》的中文版,《环球科学》继承了《科学美国人》的优秀传统,为大众科普和科学教育在中国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祝愿《环球科学》更上一层楼,在中国和世界的科学交流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国际合作伙伴的祝福
 

 
国际合作伙伴的祝福
马库斯·博斯勒

《科学美国人》德国版出版人
 
    亲爱的《环球科学》读者们,我代表《科学美国人》德国版的全体编辑和出版团队,恭贺《环球科学》创刊100期。
 
    《科学美国人》德国版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78年,也是《科学美国人》旗下最初四个欧洲版本之一,另外三个分别是西班牙版、意大利版和法国版,连同《科学美国人》一起,这代表了当时世界上最主要的科研中心:美国和欧洲。
 
    然而在最近50年里,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科学美国人》已经形成了一个内容丰富的全球互动网络,连接了世界上每一个大洲。今天,除了中国的《环球科学》,巴西、印度、日本、俄罗斯、波兰、土耳其和韩国也都加入了《科学美国人》的全球大家庭。尽管并非所有版本都能做到连续出版,但这也体现出科学已经成为了全世界的共同语言,为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搭建起沟通交流的平台。与我们相邻的德国马普天文研究所的约300位研究人员来自全球30多个国家,就是科学国际化的一个很好范例。
 
    科学是无国界的,是人类共同迈向更美好未来的福祉。作为《科学美国人》国际大家庭的成员,无论我们身在海德堡,还是纽约、巴塞罗那、罗马抑或北京,我们都怀着共同愿景,那就是推动科学的广泛传播,为更多读者提供丰富的科学知识。亲爱的读者们、《环球科学》杂志的同事们,让我们以《环球科学》的百期纪念为契机,继续努力,一起推动科学的进步,并从中获得快乐。送上我们最温暖的祝福。

 国际合作伙伴的祝福

 

 


 

 

国际合作伙伴的祝福
莱亚·托雷斯·卡斯亚斯
《科学美国人》西班牙版《研究与科学》主编

 

    《研究与科学》(Investigacióny Ciencia)是《科学美国人》国际版本大家庭中的一员,也是《环球科学》的姊妹杂志。《环球科学》出版100期之际,我们谨发来诚挚的祝福。《环球科学》的发展壮大,对于中国社会来说是一个好消息,因为发达的科学资讯,可以为科学和技术的发展提供更好的工具,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这个复杂的世界;对于《科学美国人》国际版本大家庭来说,这也是一个好消息,意味着从1845年《科学美国人》创刊以来,我们这个大家庭的凝聚力越来越强。


    《研究与科学》创刊于1976年,近40年来,我们一直与母语是西班牙的读者(主要位于西班牙和拉丁美洲)一起分享科学。从创刊的第一天开始,我们就忠实于《科学美国人》的创刊精神:由一线的科研人员撰写文章,再由编辑和制图团队进一步加工。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文章的准确性和可读性,这正是我们杂志最大的优点,也是我们杂志在普通民众、大学师生中颇受推崇的原因。


    当然,如果没有《科学美国人》国际版本大家庭丰富的资源与经验交流,《研究与科学》也不可能如此优秀,能成为这个大家庭的一员,我们深感荣幸。我们希望,有着优良传统的《科学美国人》国际版本大家庭,能够更加枝繁叶茂,祝愿《环球科学》越办越好!

国际合作伙伴的祝福

 

 


 

 

国际合作伙伴的祝福

阿拉·莫斯廷斯卡亚

《科学美国人》俄罗斯版副主编

 

    我代表 《科学美国人》俄罗斯版和我自己,向《环球科学》第100期这一值得铭记的时刻表示祝贺。作为《科学美国人》的国际伙伴,我们切身感觉到《环球科学》最近几年发展的迅速,中国同事取得了很多重要成绩,已成为《科学美国人》大家庭最重要的成员之一。科学本身已越来越全球化,而“环球科学”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我希望《环球科学》在未来更加成功,做出更多更好的更有创新性的工作,也为读者和合作伙伴提供更大的价值。

国际合作伙伴的祝福

 

 


 

国际合作伙伴的祝福
 博胡米尔·博泽克
《科学美国人》捷克版主编、出版人

 
     在《科学美国人》中文版《环球科学》创刊100期之际,《科学美国人》捷克版向《环球科学》及其读者致以最美好的祝愿!中国与捷克有着很多渊源:捷克的读者对中国的科技新闻有着浓厚兴趣,中国宇航员曾在2009年访问了布拉格,捷克最大的几所大学已开始向学生教授中文,而且两国的很多科研机构间也有诸多合作。这层渊源甚至可以追溯到更早的时代:“机器人”(Robot )一词最初来自捷克语,这个词后来广泛地出现在各种纸质出版物,而纸是由中国发明的。我们衷心希望,《环球科学》的报道,能够让读者充分感受到科技世界的美妙!